医之大者傅青主,吴国名医

傅青主(1607-1684),名傅山,字青竹,后改字青主,山西阳曲人,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医学家。著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等传世之作,在当时有“医圣”之名。

第一次接触到傅青主这个名字,是在一部名叫《七剑下天山》的电视剧里,当时只知道他是一位快意恩仇仗剑天涯的侠客。后来进入了上海中医药大学,读了《传奇傅青主》,才了解到,他不只是一位反清复明的侠客,还是一位医学家、文学家、画家,我对他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历代名医 ——上古 伏羲氏
中国神话中人类的始祖。所处时代约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。相传为中国医药鼻祖之一。《帝王世纪》称“伏羲尝百药而制九针”,我国医界数千年来尊奉其为医药学、针灸学之始祖。
神农氏
一说神农氏即炎帝。中国传说中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,所处时代为新石器时代晚期,《淮南子·修务训》:“神农乃始教民,尝百草之滋味,识水泉之甘苦,……当此之时,一日而遇七十毒,由是医方兴焉。”《帝王世纪》称:“炎帝神农氏,……,尝味草木,宣药疗疾,救夭伤人命,百姓日用而不知,著本草四卷。”
黄帝
传说中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祖先。所处时代为原始社会末期,为部落或部落联盟的领袖。传说他的发明创造很多,我国古文献也多有黄帝创造发明医药之记载。
岐伯
中国传说时期最富有声望的医学家。《帝王世纪》:“又使岐伯尝味百草。典医疗疾,今经方、本草、之书咸出焉。”宋代医学校勘学家林亿等在《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·表》中强调:“求民之瘼,恤民之隐者,上主之深仁,在昔黄帝之御极也。”
伯高
传说上古之经脉学医家,黄帝臣。伯高之为医是以针灸之理论、临床和熨法等外治为特长,同时,对脉理亦多有论述。
雷公
传说上古医家,黄帝臣,擅长于教授医学之道,望色诊断与针灸医术等。在关于针灸论述上与黄帝讨论了“凡刺之理”,以及望面色而诊断疾病的理论。
少师
传说上古时医家,以擅长人体体质之论而闻名于世。少师对五种人的体质、性格、行为特点等进行了比较具体的叙述,少师之论点近世为朝鲜医学家发展为“四象医学”。
甄立言
甄立言,甄权之弟,生于南朝梁大同十一年,卒于唐贞观年间。立言医术娴熟,精通本草,善治寄生虫病。著有《本草音义》七卷、《本草药性》三卷、《本草集录》二卷、《古今录验方》五十卷,均已散佚,部分佚文尚可在《千金要方》和《外台秘要》中见到。他的《古今录验方》如《外台秘要》所引“消渴小便至甜”是我国有关糖尿病的最早记载。
历代名医 ——周汉晋 扁鹊
扁鹊,其真实姓名是秦越人,又号卢医。据人考证,约生于周威烈王十九年,卒于赧王五年。扁鹊是他的绰号。这是因为医生治病救人,走到哪里,就为那里带去安康,如同翩翩飞翔的喜鹊,飞到哪里,就给那里带来喜。
淳于意
淳于意(公元前205~前150年),西汉临淄人。年轻时喜钻研医术,拜公孙光为师,学习古典医籍和治病经验。公孙光又将他推荐给临淄的公乘阳庆。当时公乘阳庆已年过六十,收下淳于意为徒,并将自己珍藏的黄帝、扁鹊脉书,根据五色诊断疾病、判断病人预后的方法传授给他。
张仲景
张仲景(约公元150~219年),名机,东汉末年南阳郡涅阳人。张仲景的祖籍自来众说纷云,陈邦贤氏定为南阳郡涅阳,范行准氏定为南阳蔡阳。
华佗
华佗(约公元2世纪~3世纪初),字元化,沛国谯人。他在年轻时,曾到徐州一带访师求学,“兼通数经,晓养性之术”。专志于医药学和养生保健术。他行医四方,足迹与声誉遍及安徽、江苏、山东、河南等省。
王叔和
王叔和名熙,汉未至西晋期间高平人,其籍贯一说山东巨野,一说山西高平。唐·甘伯宗《名医录》谓其“性度沉静,通经史,穷研方脉,精意诊切,洞识摄养之道,深晓疗病之说”。
皇甫谧
皇甫谧,名静,字士安,自号玄晏先生,安定朝那(今甘肃平凉,一作灵台)人,后随其叔父移居至河南新安。其曾祖是汉太尉皇甫嵩,但至皇甫谧时,家境已清贫,而他幼时也不好读书,直到二十岁以后,才发愤读书,竟至废寝忘食,终于成为当时著名文人。
涪翁与郭玉
郭玉,东汉广汉郡(今四川新都县,一说广汉县)人,是汉和帝时最负盛名的医学家。
郭玉的师祖是一位隐士医学家,即四川涪水附近以钓鱼为生的一老翁,世人不知其姓名,所以称为“涪翁”。史志记载:“涪翁避王莽乱隐居于涪,以渔钓老,工医,亡姓氏。”(《直隶绵州志隐逸》卷41)。
葛洪
“不学而求知,犹愿鱼而无网焉;心虽勤而无获矣”。这是晋代科学家葛洪在治学上的一句名言。
葛洪,字稚川,号抱朴子,人称“葛仙翁”,丹阳句容县人。约生于晋太康四年,卒于东晋兴宁元年。晚年,他隐居在广东罗浮山中,既炼丹、采药,又从事著述,直至去世。
历代名医 ——魏晋南北朝 雷
南朝宋时药学家。曾著《炮炙论》三卷,记载药物的炮、炙、炒、煅、曝、露等十七种制药法。原书已佚,其内容为历代本草所收录,得以保存,其中有些制药法,至今仍被采用。现传《雷公炮炙论》,为近人张骥辑佚本。
陶弘景
陶弘景,字通明,自号隐居先生或华阳隐居,卒后溢贞白先生,丹阳秣陵人。陶氏生活于南朝,历经宋、齐、梁三朝,是当时一个有相当影响的人物,博物学家,对本草学贡献尤大。陶氏为世医出身,祖父及父亲皆习医术,且有武功。他自幼聪慧,约十岁时即读葛洪《神仙传》,深受影响。
全元起
全元起为南朝时齐梁间人,史籍有作金元越或金元起的,并为讹字,据《南史·王僧儒传》称,全元起在注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之前,曾就砭石一事造访王僧儒。他的《注黄帝素问》,为我国最早对《素问》之注解。该书虽佚,但宋·林亿等在校正《黄帝内经》时,尚得见其书,并引录《内经·素问》篇名秩序。
徐之才
徐之才是南北朝时期一代名医,出身世医家庭,其先祖为徐熙,南朝丹阳人,人称“东海徐氏”。熙之子徐秋天,秋夫子徐道度及徐叔响,皆以医著名。徐道度之子徐文伯,及同族徐謇,亦皆以医名。后徐謇因故为北朝所俘,终于入仕北朝。徐之才系徐文伯之孙,徐雄的第六子,人又称徐六,也为北朝所俘。
许胤宗
许胤宗,一作引宗,约生于南朝梁大同二年,卒于唐武德九年,享年九十余岁。许氏乃常州义兴人,曾事南朝陈,初为新蔡王外兵参军、义兴太守;陈亡后入仕隋,历尚药奉御,唐武德元年授散骑侍郎。许氏以医术著名,精通脉诊,用药灵活变通,不拘一法。
甄权
甄权,约生于南朝梁大同七年,卒于唐贞观十七年,许州扶沟人,因母病,与弟甄立言,精究医术,专习方书,遂为名医。甄权对针灸术造诣尤深,兼通药治。一生行医,活人众多:隋开皇初曾为秘书省正字,后称病辞职。甄权通颐养有术,提出吐故纳新可使肺气清肃,是健身延年的有效方法。
历代名医 ——隋唐 巢元方 隋代医学家。曾任太医博士,隋大业六年主持
编撰《诸病源候论》。 孙思邈
孙思邈,京兆华原人,581~682年。人们尊称他为“药王”。他从小勤奋好学,七岁读书,每日背诵一千多字,有“圣童”之称。到了二十岁,已精通诸子百家学说。
张宝藏
张宝藏,字澹,唐栎阳人,约生活于公元六世纪。唐贞观年间,宝藏年已七十,任金吾长,时太京李世民患气痢,诸医屡治无效,于是下诏征医方,宝藏曾患此疾,服乳煎荜茇方而愈,他具疏此方。太宗服药后,痢即痊愈。宝藏因此授三品文官为鸿胪卿,是我国医学史上官爵最高者。
崔知悌
崔知悌,许州鄢陵人,公元615~685年。崔氏出身宦族,历任洛州司马、度支郎中、户部员外郎,唐高宗时升殿中少监,后任中书侍郎,公元670~674年为尚书右丞。公元679年官至户部尚书。
张文仲
张文仲,约公元620~700年。唐洛州洛阳人。武则天光宅元年为侍御医、后至尚药奉御。文仲通医理,尤工风与气之研究。他认为风有一百二十四种,气有八十种,若不能区分,会延误病机而致死亡。
王焘
王焘,今陕西县人,约生于公元670~755年,其曾祖父王为唐太宗朝宰相。祖父祟基,父茂时,王焘为次子。王焘幼年多病,年长喜好医术,有感于不明医者,不得为孝子,遂立志学医。
鉴真
鉴真,俗姓淳于,鉴真原籍广陵江阳,唐代佛学大师,公元688~764年。幼时家境清贫,长安元年14岁时,随父在扬州大云寺出家,唐中宗神龙元年他从道岸禅师受菩萨戒。
王冰
王冰,号启玄子,又作启元子。籍贯不详,约公元710~805年,公元762~763年为太仆令,王氏少时笃好易老之学,讲求摄生,究心于医学,尤嗜《黄帝内经》。
昝殷
昝殷,唐代蜀地成都人,约公元797~859年,昝氏精医理,擅长产科,通晓药物学,唐大中年间,他将前人有关经、带、胎、产及产后诸症的经验效方及自己临症验方共378首,编成《经效产宝》一书,共三卷。

李,字德润,五代时前蜀梓州人,生活于九、十世纪。李祖籍波斯,其先祖隋时来华,唐初随国姓改姓李,安史之乱时入蜀定居梓州。
韩保升
韩保升,五代后蜀人,约生活于公元十世纪,生平籍贯史书无载。后蜀主孟昶在位时,他任翰林学士,曾奉诏主修《本草》。他与诸医详察药品形态,精究药物功效,以《新修本草》为蓝本,参考了多种本草文献。
历代名医 ——宋金 唐慎微
唐慎微,字审元。原籍蜀州晋阳,出身于世医家庭,对经方深有研究,知名一时。元年间(1086~1094)应蜀帅李端伯之招,至成都行医。唐氏虽语言朴讷,容貌不扬,但睿智明敏,医术精湛,医德高尚。患者不分贵贱,有召必往,风雨无阻。著有《经史证类备急本草》。
钱乙
钱乙,字仲阳,祖籍浙江钱塘。是我国医学史上第一个著名儿科专家。钱乙撰写的《小儿药证直诀》,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部儿科专著。它第一次系统地总结了对小儿的辨证施治法,使儿科自此发展成为独立的一门学科。
陈自明
陈自明,南宋医学家。字良甫,临川人。三世业医,曾任建康府明医书院医谕。因认为前代妇科诸书过于简略,曾遍行东南各地,访求医学文献。采集各家学说之长,附以家传经验,辑成《妇人大全良方》,于妇科证治方法,收集较为详备。另著有《外科精要》等。
李东垣
李东垣,金元四大医家之一。名杲,字明之,号东垣老人,真定人。曾从张洁古学医。提出脾胃说,其医论以为饮食不节、劳役所伤及情绪失常,易致脾胃受伤、正气衰弱,从而引发多种病变。对于发热的疾病,应分辨“外感”或“内伤”,对邪正的辨证施治应有明确的区别。治法上重视调理脾胃和培补元气,扶正以驱邪。
张子和
张子和,金元四大医家之一。名从正,号戴人,睢州考城人。继承刘完素学说而有新解,治病以祛邪为主,认为“先论攻其邪,邪去而元气自复”。提出攻邪说,善用“汗、吐、下”三法,以为三法能兼众法,切责医师滥用补药与平稳药贻误病人之非。所著有《儒门事亲》。
历代名医 ——明代 汪机
汪机,字省之,号石山居士,安徽祁门人。幼习举子业,屡试不第。因母病究心医学,遂弃儒学医。在外科治疗中,强调“外科必本于内,知乎内以求乎外”,应以补元气为主,以消为贵,以托为畏,对外科发展有较大影响。其生平治验由弟子陈桷编成《石山医案》。
薛己
薛己,字新甫,号立斋。吴郡人。薛氏重视脾胃与肾命,主张人以脾胃为本,临证多用甘温益中、补土培元等法,原为疡医,后以内科擅名。薛氏著述的《内科摘要》是我国第一次以内科命名学科及书名者;《疬疡机要》是麻风专著;《正体类要》是正骨科专书;《口齿类要》是口腔和喉科专著。这些都是现存最早的专科文献。
万全 万全,又名全仁,字事,号密斋。
万氏广纳前人经验,著书立说十部,合为《万密斋医书十种》。现存有《万氏外科心法》、《酒病点点经》、《万氏秘传眼科》,并收集到刊本《痘疹歌括》和《幼科指南》。万氏以儿科及妇科见称,重小儿护养和疾病预防,辨证强调四诊兼顾,治方重视脾胃。家传方中的牛黄清心丸、玉枢丹、安虫丸等,有良效,至今为临床习用。
李时珍
李时珍,字东璧,晚号濒湖山人,蕲州人,生于世医之家。祖父为铃医。父李言闻,曾封太医院吏目,著有《四诊发明》、《奇经八脉考》、《蕲艾传》、《人参传》、《痘疹证治》等。李时珍承家学,阅读医书,教授生徒,为贫民治病,多不取值。因治愈富顾王朱厚之子,被聘为楚王府奉祠,掌管良医所,被荐为太医院判。李时珍编著的《本草纲目》,以宋代唐慎微《证类本草》为蓝本,集唐、宋诸家本草之精萃,益金、元、明各家药籍之不足,打破本草学沿用已久的上中下三品分类法,建立了三界十六部分类法,同时建立了更完善的百病主治药分类法,创立了药物归经分类法,将本草学推向一个新的高峰。
徐春甫
徐春甫,甫一作圃,字汝元,号东皋,又号思敏、思鹤,祁门人。早年攻举业,因苦学失养,体弱多疾,遂改攻医,师从名医汪宦。徐氏著有《古今医统大全》及《医门捷径》。徐氏是我国民间医药学术团体——“一体堂宅仁医会”的发起人和创办者,对推动医学发展,开展学术交流起着一定作用。
高武
高武,号梅孤,鄞县人,喜读书,天文、律吕、兵法、骑射无不娴习。晚年研究医学,尤长针灸。著《针灸聚英》、《针灸节要》、《痘科正宗》等。高氏为订正穴位,亲制针灸铜人模型三具,男、女、童子各一,在针灸史上是少见的。
龚廷贤
龚廷贤,字子才,号云林山人,又号悟真子。江西金溪人。廷贤幼攻举业,后随父学医。龚廷贤一生著述极丰,其中《小儿推拿秘旨》是我国医学史上最早的一部儿科推拿专著。《万病回春》和《寿世保元》两书流传最广,它从理论上分析病理、症状和治法,并附有方剂及400味药性歌诀。
方有执
方有执,明代伤寒学家。字中行,号九龙山人,安徽歙县人。两番以中风、伤寒丧妻,五次以中风殇子,遂发愤学医。方有执一生笃志《伤寒论》研究,重新整理《伤寒论》条文,并在《伤寒论条辨》一书中,着重阐释了卫中风、营伤寒、营卫俱中伤风寒之源。他敢于疑古,敢于创新,开“错简重订派”之先河,拉开了伤寒学派百家争鸣的序幕。
杨济时
杨济时,字继洲,三衢人。世医出身。嘉靖三十四年被选任侍医,隆庆三年进太医院圣济殿,三朝任医官达46年。医迹遍及闽、苏、冀、鲁、豫、晋等地。在家传《卫生针灸玄机秘要》基础上,博采众书,参以己验,编成《针灸大成》,对针灸理论及临床又一次进行了总结。
杨氏具有丰富临证经验,学术主张很有特色。认为治病,针、灸、药缺一不可;重视经络学说,以之指导辨证取穴,提出“宁失其穴,勿失其经”,这样才能使“穴无不正,疾无不除”。在操作上,杨氏强调“巧妙玄机在指头”,重视补泻手法,将前人针刺14法概括为12字手法,即“爪切、指持、口温、进针、指循、爪摄、针对、指搓、指捻、指留、针摇和指拔”。后又简化为下针8法:揣、爪、搓、弹、格、扪、循、捻。
张介宾
张介宾,字会卿,号景岳,又号通一子。山阴人。14岁随父进京,师从名医金英,得其传。张氏医名噪京师。
张氏早年崇丹溪阳有余阴不足之说,中年后,以《内经》“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”为据,并受张元素影响,转而抨击丹溪,“医法东坦、立斋”。受王冰影响,并发挥说命门之火为元气,肾中之水为元精。无阴精之形,不足以载元气,提出阳非有余,真阴亦常不足之说,成为温补派主要人物之一。
在诊断治疗思想上,张氏强调辨证论治、辨证求本,提出二纲、六变之说,认为“诸病皆当治本”。张氏临证经验丰富,提出不少有益见解。作为温补派主要人物,其功不可没;但过于强调温补,造成流弊,亦不可辞其咎。
傅青主
傅青主,名傅山,字青竹,山西阳曲人,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医学家。著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等传世之作。
《傅青主女科》是一部颇有建树的妇科专著。综观全书,主要抓住了肝、肾、脾的相互关系,对妇科疾病进行调治,处方较为切合临床实用,因而颇受后世医家推崇。傅青主虽以《傅青主女科》一书闻名于世,但他的医学造诣是很全面的,故有“医圣”之称。
历代名医 ——清代 邹润安
邹润安,江苏武进人。著有《本经疏证》。这是一部发掘《神农本草经》药物精蕴和研究《伤寒杂病论》的力作。它融《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诸书之精义于一炉,在阐述《神农本草经》药物及其功效方面,见解独特而又精辟,可谓颇具卓识。
刘奎
刘奎,字文甫,号松峰,山东诸城人,系名相刘墉之堂弟,清嘉庆年间名医。他曾向名医郭右陶学习临床医术,同时精研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,对金元四大家的名著研考尤深。能融古出新,在治疗瘟病方面独树一帜。他充分运用和发展了医界“戾气说”治疫病的理论和实践,著成《瘟疫论类编》和《松峰说疫》。刘奎的医学专著不仅为国内医学界学习运用,还流传到日本。此外还有《景岳全书节文》、《四大家医粹》、《松峰医话》等著述。
尤怡
尤怡,字在泾,号拙吾,别号饮鹤山人,清长洲人,少时家贫而好学,曾在寺院卖字为生,是为清代内科名医马的得意门生。尤怡天性沉静恬淡,工诗词,不求闻达。为人治病,多见奇效。好为诗与古文,稍暇即读书灌花,饲鹤观鱼,著书自娱。所著医书有《伤寒贯珠集》、《金匮要略心典》、《医学读书记》、《金匮翼》及《静香楼医案》等。
薛雪
薛雪,字生白,号一瓢,又号槐云道人、磨剑道人、牧牛老朽。江苏吴县人。薛雪精于湿热症。所著《湿热条辨》即成传世之作,于温病学贡献甚大。又尝选辑《内经》原文,成《医经原旨》。唐大烈《吴医汇讲》录其《日讲杂记》八则,阐述医理及用药;另有《膏丸档子》、《伤科方》、《薛一瓢疟论》等,亦传为薛氏著作。
薛雪对湿热病的研究,突出了湿邪与热邪相合为病的特点,抓住了湿热二邪轻重不同的要害,并结合脏腑、三焦、表里等辨证方法,使之融为一体,解决了湿热病的证型辨析,有利于临床应用。在治疗上,虽然有温化、清泻、清热祛湿诸大法,同时又有补阳、益气、养阴、生津诸法的配伍,然其用药时时注意到清热不碍湿,祛湿不助热,扶正不碍祛邪,祛邪当注意扶正等方面。治疗不拘泥于固定成方,体现了湿热病治疗的特点,成为后世治疗湿热病的规矩,影响极其深远。
叶天士
叶天士,名桂,号香岩,又号上律老人,江苏吴县人。约生于清代康熙五年,卒于乾隆十年,是四大温病学家之一。
叶天士从小熟读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等古籍,对历代名家之书也旁搜博采。不仅孜孜不倦,而且谦逊向贤;不仅博览群书,而且虚怀若谷、善学他人长处。叶天士信守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的古训。他的老师中有长辈,有同行,有病人,甚至有端中的和尚。从12岁到18岁仅六年间,他除继承家学外,先后踵门求教过17人。叶天士的虚心求教,“师门深广”,确实令人肃然起敬。
叶天士最擅长治疗时疫和痧痘等证,是中国最早发现猩红热的人。在温病学上的成就尤其突出,是温病学的奠基人之一。清代乾隆以后,江南出现了一批以研究温病著称的学者。他们以叶天士为首,总结前人的经验,突破旧条框,开创了治疗温病的新途径。叶天士著的《温热论》,为我国温病学说的发展,提供了理论和辨证的基础。他首先提出“温邪上受,首先犯肺,逆传心包”的论点,概括了温病的发展和传变的途径,成为认识外感温病的总纲;还根据温病病变的发展,分为卫、气、营、血四个阶段,作为辨证施治的纲领;在诊断上则发展了察舌、验齿、辨斑疹、辨白疹等方法。
徐大椿
徐大椿,原名大业,字灵胎,晚号洄溪老人,江苏吴江松陵镇人。生于清代康熙三十二年,卒于乾隆三十六年。性通敏,喜豪辩。自《周易》、《道德》、《阴符》家言,以及天文、地理、音律、技击等无不通晓,尤精于医。
徐大椿精勤于学,平生著述甚丰,皆其所评论阐发,如《医学源流论》、《医贯砭》、《兰台轨范》、《慎疾刍言》等,均能一扫成见,另树一帜,实中医史上千百年独见之医学评论大家。又著《难经经释》,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、《伤寒类方》及《内经诠释》、《六经病解》等,其中真知灼见亦颇不少。后人将其所著辑为《徐氏医学全书十六种》等,流传甚广、影响极大。
赵学敏
赵学敏,字恕轩,号依吉,浙江钱塘人。乾隆三十五年,赵学敏初步完成了他个人的一套丛书,取名为《利济十二种》。这套书共一百卷,含12种医药书,包括药性、本草、养生、祝由、眼科、炼丹及民间走方医疗法等方面的内容。丛书子目的名称是:《医林集腋》、《养素园传信方》、《祝由录验》、《囊露集》、《本草话》、《串雅》、《花药小名录》、《升降秘要》、《摄生闲览》、《药性元解》、《奇药备考》、《本草纲目拾遗》,遗憾的是这12种医书只有《串雅》和《本草纲目拾遗》留传下来。
《串雅》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有关民间走方医的专著。书中记录了走方医常用治病手段,又介绍了有关药物伪品、制法、食品、杂品等情况,揭示了走方医所用的简便治法和药物炮制、作伪的内幕。这些资料的披露,不仅为研究走方医提供了第一手材料,也为中医药学提供了许多新的治疗方法。
《本草纲目拾遗》是一部为了弥补明代医学家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之不足而作的本草学著作。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不仅纠正李时珍书中的几十条错误,还增添了大量新的药物。该书是清代最重要的本草著作,在中医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
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lishixinzhi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傅青主出生于医学世家,祖辈通晓医学。明末清初,连年战乱,致使疫病流行,民间缺医少药,死人难以计数。他亲睹了这样的悲惨情景,决心做一个治病救人的良医。由于他有良好的文化基础,又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,经过几年的潜心研修,就精通了医理。在外出游历期间,他还向许多医家和懂医的道士学习,并广泛搜集药方,以医济世。他曾在太原三桥街设立“卫生馆”,医名远扬四方。傅青主不仅医术高超,而且医德高尚。贫穷病人请他看病,哪怕是山高路远,他也立即出诊,而且不要酬金,还免费送药。

傅青主是位侠客,金庸老先生对侠客的最高定义是: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”傅青主是配得上“侠之大者”这个称号的,伏阙鸣冤,带领山西学子历尽艰苦为自己的恩师平反昭雪,大明王朝倾覆之后,作为朱衣道人的他,为反清复明奔走,他至死都忠于他的大明朝。这样的忠义之士,怎能配不上“侠之大者”的称号?

在傅青主留下的遗著中,尤以《傅青主女科》最为知名。《傅青主女科》是一部颇有建树的妇科专著,其内容体例及所用方药,与其它妇科书都大不相同。全书分为:带下、血崩、鬼胎、调经、种子、妊娠、小产、难产、正产、产后等。每一病分为几个类型,每一类型先有理论,后列方药。在论述中,先叙述一般人对这个病症的理解,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,加以辨析。例如对血崩后昏晕的病例,作出如下辨析:“夫人有一时血崩,两目昏暗,昏晕在地,不醒人事者,人莫不为火盛动血也。然此火非实火,乃虚火耳”。

同时,傅青主又是一名医家,他自小就开始读医书,经历爱妻去世、大明江山易主之后,他出家拜师学医,精研女科,而且为人诊治从不收诊金,有时还赠送财物为患者做药资。就像孙思邈在《大医精诚》里说的那样:“若有疾厄来求救者,不得问其贵贱贫富,长幼妍媸,怨亲善友,华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亲之想。”

书中的方剂,大多由他自己创制。譬如,将带下病分为5种类型,脾虚湿重的用完带汤,肝经湿热的用加减逍遥散,肾火盛而脾虚形成下焦湿热的用易黄汤,肝经脾湿而下溢的用清肝止淋汤。纵观全书,书中主要抓住了肝、肾、脾的相互关系,对妇科疾病进行调治,处方较为切合临床实用,因而颇受后世医家推崇。傅青主以《傅青主女科》一书闻名于世,但实际上,他的医学造诣是很全面的,并非只精于妇科。故有“医圣”之称。

傅青主“一心赴救,无作功夫形迹之心”,真真正正地为患者考虑。书中记载,他为刘氏诊治母女时,因为刘家女儿的病情危急,傅青主和儿子没有回家,但是又不想麻烦刘家人,于是告诉他们一家自己去附近的悦来旅店住,如果病人情况有变化,及时通知他。他和儿子来到旅店的时候,旅店已经关门了,而且发现身上没有带住店的银两。儿子傅眉提议去找家庙宇借宿一晚,可傅青主说,已经与病人约好了,万一晚上病人病情变化,家属来旅店找他们,找不到可就耽误病情了。当时已是深秋,两人就在旅店的门口冻了一夜。第二天去刘家复诊的时候,他对自己露宿街头的事只字未提。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,傅青主处处为病人着想。他的日常生活是靠采药去卖来维持的,有时候还要靠朋友周济。就是这样一位生活并不宽裕的人,悬壶济世不收诊金。我深感,傅青主不仅仅是“侠之大者”,更是为国为民的“医之大者”,一位医德高尚的“医之大者”。

傅青主集文学家、书画家、医学家于一身,但他自己对医学方面的造诣更为看重。他曾对友人说:“吾书不如吾画,吾画不如吾医。”其实,傅青主的书法造诣极高,他为晋祠“齐年古柏”所作的“晋源之柏第一章”的书题,风格遒劲,气势磅礴,被誉为晋祠三绝之一。傅青主也很擅长绘画,他画的山水画“丘壑磊落,以骨胜”,画的墨竹也气势不凡。傅青主之所以称“吾书不如吾画,吾画不如吾医”,一方面当是对自己书法与绘画水平的自谦,一方面也表达了他对医学的偏重。

想想现在,医患关系日益激化,肯悉心为病人诊治不求回报的医生还有吗?我们刚刚踏入医学这条道路,应该向傅青主学习,精研医术,坚守内心,像孙思邈说的那样,大医精诚,将来做一位有着高尚医德的好医生。

明朝末年,官场腐败丛生。傅青主为人正直,不愿阿谀权贵。他愤然放弃举业,专心研究学问,博览群书,终日手不释卷。1644年,明朝灭亡。傅青主信守民族气节,换上道士服,隐居在深山土穴之中,和母亲、儿子一起,过着坎樵采药的生活。外出时,他总是身穿朱红色的外衣,以示不忘“朱”明之意。他曾写过一副对联:“日上山红,赤县灵金三剑动;月来水白,真人心印一珠明。”此联首字为“日”、“月”,合为“明”字,表达了傅青主反清复明的思想。这副对联至今仍挂在晋祠云陶洞的洞门上。

古语云,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明朝末年,奸佞当道,他怀有医国之志却报国无门,到了清朝,他又不屑臣服满人,为反清复明耗尽了自己半生的心血。其实,良医自古有之,傅青主给我们留下的,不仅仅只是几本薄薄的医书。傅青主的人格魅力,才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,这也是我认为他是“医之大者”的原因。他老年时候,隐居起来不喜欢与官场的人来往,吃的是粗茶淡饭,专心撰写《傅青主女科》,靠进山采药卖药为生,闲暇时会画几幅画,写几幅书法,就算面对康熙皇帝的威逼利诱亦岿然不动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为了让《傅青主女科》流传下去造福更多的人,怕清廷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让医著流传,竟要把自己的心血之作托名他人出版,放弃流芳千古的机会。别说是今天,自古算起,像这样一心为公、不计名利的人又有几个?

傅青主与儿子傅眉感情深厚,令人感动。傅青主27岁时,其妻不幸去世。当时,他的儿子年仅5岁。他发誓不再娶妻,与儿子相依为命,艰苦度日。他时常与儿子同乘一车,外出采药卖药。晚上,父子二人围坐在灯下,父亲就为儿子讲授文学、医理。后来,傅眉也精通了文学和医学。在傅青主流离在外和隐居的生涯中,傅眉一直相伴在他的身边。在隐居晋祠期间,傅青主与傅眉都喜欢在晋祠的“齐年古柏”之下散步。傅青主为齐年古柏书写了“晋源之柏第一章”的题字,表达了他对古柏的喜爱。傅眉则写了一首《古柏歌》:“左柏右柏幽影寒,客子徘徊于其间;右柏左柏幽影淡

读完《传奇傅青主》,掩卷沉思,确实唯有“传奇”二字能形容这位“侠之大者”
“医之大者”的一生。我会在以后的学医道路上以他为榜样,为传承岐黄之术尽一份力;我会在将来的医生生涯里以他为榜样,为病人减轻病痛尽一份心力。与这位“医之大者”结缘,令我人生获益匪浅。

|<< << < 1;)
2
>
>>
>>|

相关文章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